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关注这些重点!六位首席经济学家解读

发布时间:2024-07-26 01:05:49 来源: sp20240726

  文/邱牧子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10月30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

  这是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时隔6年再次召开全国性的金融工作会议,也是中央金融工作会议首度召开。会议分析了金融高质量发展面临的形势,部署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金融工作。

  此次会议提出金融工作的哪些重点? 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采访多位首席经济学家,作出解读。

  连平:凸显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上海市经济学会副会长连平表示,本次会议首次提出,要完善党领导金融工作的体制机制,发挥好中央金融委员会的作用,做好统筹协调把关。发挥好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的作用,切实加强金融系统党的建设。发挥好地方党委金融委员会和金融工委的作用,落实属地责任。

  他表示,根据今年3月份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为加强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一是设立中央金融委员会。加强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负责金融稳定和发展的顶层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研究审议金融领域重大政策、重大问题等。二是组建中央金融工委。统一领导金融系统党的工作,指导金融系统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等。

  本次会议也是中央金融委、中央金融工委组建后,首次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凸显了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程实:金融对经济的有力支撑,离不开自身稳健发展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2023年10月底召开的中央金融会议高瞻远瞩、正本清源、指引清晰,对于金融明确自身定位、实现本源功能、理清发展思路、找准前进方向、发挥积极绩效、弥补风险短板、丰富创新维度、增强竞争实力、提振市场信心起到了重要作用。

  他提到,与前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相比,此次中央金融会议召开的宏观背景更加复杂、敏感和特殊。从外部看,全球经济处于罕见的“滞胀”格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地缘政治动荡也以超预期的方式徐徐展开,外部不确定性广泛积聚;从内部看,中国经济行至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关键阶段,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亟待夯实基础、砥砺前行。

  程实认为,在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新形势下,本次会议强调了“金融是国民经济的血脉,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的回归本源、改革创新和对外开放是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的重要支撑。打铁更需自身硬,金融对经济的有力支撑,离不开金融自身的稳健发展。

  刘晶:为未来敏捷和高效的金融监管奠定基础

  汇丰环球研究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晶表示,经济结构的转变以及金融创新的层出不穷,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引起资金脱实向虚以及监管套利问题。

  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出台“资管新规”、压降影子银行规模,在防范和化解金融系统风险方面取得稳步进展。

  此次会议为未来敏捷和高效的金融监管奠定基础,使得金融行业的发展更加符合实体经济的转型需要、推动整个金融体系的健康发展。

  庞溟:货币政策保持定向发力、精准发力、持续发力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总监庞溟提到,关于货币政策,会议指出,要始终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性,更加注重做好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充实货币政策工具箱。

  他认为,在稳健的货币政策方面,货币数量和社会融资总量还有适度宽松、合理增长的空间,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和个人消费信贷成本还有稳中趋降的空间,结构性、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开发工具还有加力服务高质量发展的空间。

  预计货币政策将延续稳健态势、保持有力适度的货币条件、有效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更加灵活把握信贷投放节奏、优化调整信贷投向和信贷结构、合理配置信贷资源,保持定向发力、精准发力、持续发力。

  明明:房地产金融主要发展方向明确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称,会议提到,建立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8月以来随着一系列地产落地,房地产市场逐步复苏,未来对于刚性,改善性和保障性三大工程建设将成为房地产金融的主要发展方向。

  此外,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合理货币条件。考虑到近期政府债发行规模大,市场资金面存在一定压力,预计央行将继续通过降准和续作MLF方式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同时会议提到,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目前经济复苏仍不牢靠,今天公布的PMI再次回到50以下,意味着央行未来仍需通过总量和结构性工具,支持实体经济复苏。

  明明还表示,近期受到海外美元上涨的压力,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承压。但是应该看到人民币兑一揽子汇率保持稳定。未来,随着国内经济逐步企稳回升,配合外汇市场各项管理政策实施,人民币有望企稳。

  温彬:着力推进金融高水平开放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要着力推进金融高水平开放,确保国家金融和经济安全,稳步扩大金融领域制度型开放,这不仅与二十大报告提出的“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相呼应,也为下一阶段金融开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一方面要求加快推动监管规则与国际接轨,建立公平、透明、规范的市场体系,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的一流营商环境。另一方面,在推动金融开放的同时,也要切实维护好金融安全与稳定,提升风险防控和化解能力,确保金融管理能力与开放水平相匹配。 【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