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流浪博士”视频拍摄者:当事人的心愿是回归正常生活

发布时间:2024-07-26 00:23:25 来源: sp20240726

  留美华人博士孙东(化名)在纽约布鲁克林流浪多年后,经由几段短视频,在2024新年之初被各方“看见”。

  前述视频里,54岁的孙东裹着几层灰扑扑的厚衣服,脸冻得通红。

视频截图

  他自述,曾在复旦大学学习,后留美攻读物理学硕士、博士,他曾在华尔街从事软件开发,有过一段婚姻,已经是美国公民。视频里,他自称“被孤独幻想迷糊住了”,2007年开始流浪,早上买了早餐会去公园休息,每周会去街区附近领人们留下的衣服和被子,天气过冷则会到地铁站里过夜。

  隔着太平洋,江苏江阴的孙尚在看到网上流传的视频时,“都不敢认,后来看清了才确认是他,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孙尚上一次见到堂哥孙东还是30多年前。那年,19岁的孙东即将公派留学去美国,“村上给每家每户发了报喜的糖”,而彼时18岁的孙尚恰好在纺织厂学裁缝手艺,就用时髦的“的确良”布料给堂哥做了几套从里到外的衣服。

  在他印象中,堂哥性格内向,读书、下棋都很厉害,“是那种喜欢安安静静搞研究的人”。

  孙尚告诉澎湃新闻,去美国的头几年,孙东还与家人联系,但后面联系就稀疏了,大约20年前,父亲去世,他没有回国奔丧,他的母亲现在卧病在床。

  孙尚很想知道,这么多年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堂哥才会在街头流浪。

  去年夏天,在美华人朱峰第一次在纽约布鲁克林八大道见到孙东,“当时并不知道他是中国人,只是用简单的英语打了个招呼,留给他一些吃的便离开了。”

  今年元旦,朱峰再次在相同的地方见到孙东,又用英语跟他打招呼,接着问他来自哪里,才知道都是来自中国,近一步用汉语问他,又知道是江苏老乡。朱峰感到亲切,好奇地问,“老乡啊,你怎么会流浪?”两人聊起来,孙东才说起上述经历。

视频截图

  朱峰称,自己想帮他,就找到朋友王卫钊——王卫钊于是成了最早拍摄和发布视频的人,视频随后引起巨大关注。

  1月5日,复旦大学美国校友会(纽约)联络人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已经核实孙东的身份,确为复旦大学校友。

  1月6日,“复旦美国校友会”微信公号发布说明称,复旦校友发起成立孙校友帮助大群,已有两百余人。而孙校友的家乡市政府主要负责人也联络到了志愿者小组。目前,纽约的数位复旦校友和同乡访问了孙校友,并请他搬进了临时住处。

  1月7日,复旦美国校友会委托王卫钊发布一段孙东的自述视频,“这些年我经历了一些人生变故,使我的人生陷入了困境,我非常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我的朋友,使我重新振作起来,开始我的新人生。”在镜头里,孙东已经过梳洗,换上干净的新衣,住进了临时的安置点。

  王卫钊对澎湃新闻表示,孙东说他的心愿是回归正常的生活。

  北京时间1月8日,复旦大学美国校友会(纽约)联络人在邮件中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正在为孙校友联系医疗帮助和长期住处,有最新进展会向公众披露。

  【以下为澎湃新闻与王卫钊的对话】

  澎湃新闻:你当时是怎么注意到孙东的呢?

  王卫钊:朱峰知道我在做自媒体,那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摆地摊附近有一个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流浪,说得挺可怜的,问我有没有可能帮助到他。因为我也是(之前)做教育行业破产了,所以没有多大把握去帮助他。

  我还说,我做自媒体也一直不温不火的,只能先拍一个他的视频试试。如果这个视频能火,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直播,有收益或许能帮他解决温饱问题,这是当时我们共同的想法。但完全没有想到会火到这种程度。

  澎湃新闻:朋友和你提到他后,过了多久你见到他本人的?

  王卫钊:正好那天(1月1日)下午,朋友给我打电话说那个人又过来了,让我去。我就直接过去了。去了之后,我跟孙博士简单沟通了一下,当时除了知道他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其他的都不了解。后来他的信息全是网上扒出来的。

  他身上还是有很多“爆点”的,比如复旦大学毕业、物理博士、在美华人,而且是个流浪汉,形象反差还是蛮大的。第一次见到孙博士的时候,他看上去挺正常的,没有任何攻击性。他平时主要在布鲁克林八大道这边流浪,因为这里是一个华人聚集区。我先和他简单沟通之后,设置了两个场景,一个是我们在户外的相遇,还有一个是在餐厅聊天。

  澎湃新闻:你见到他后的想法是什么呢?

  王卫钊:当时我想着先采访他,不管后边能不能帮助到他,我想他愿意配合,就想着至少先帮他解决吃饭的问题。第一顿饭我带他到一个中餐厅点了一个四菜一汤的盒饭。盒饭的价格是8块5(美元),但那天我给了10块钱,多的算是一点点小费,因为我担心人家老板不让我们在那做采访,毕竟是流浪汉,我害怕影响其他客人吃饭,但是老板不光让我们做,还免费给孙博士送了饼干什么的一大堆。

  澎湃新闻:那天和他聊了多久?他当时的状态怎么样?

  王卫钊:那天和他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其实聊天时我感觉他精神状态不太好。跟他当面沟通,还是能感觉到他跟正常人不太一样。我的视频拍了大概四十分钟,后面剪辑成了四分钟以内的视频,不然太长观众没有耐心看。

  在四十分钟的完整视频里,他说了不下三四次同样的话——我对他说,你要重返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他就不断重复说,“等我再休息一段时间之后,我会考虑的。”我当时就想问他,你已经休息了十六年了,还要休息多久?但我还是忍住了。

  但是他状态总体还是比较好的,我也比较相信他说的话。坦率讲,他的眼睛是很纯净的。但是他自己也和我说了,他有幻觉,所以他有可能会说一些不对的事情。不过事后印证来说,他主观上没有编造内容,可能有些时间他记得没那么精准了。

  澎湃新闻:你们有聊到他为什么会成为流浪者吗?

  王卫钊:我有跟他聊到为什么会走到流浪这一步。他说主要是因为他有幻觉,分不清现实和想象的世界。

  后来网友扒出来一些关于他的坊间传闻,我没有去跟他确认,因为我觉得他本身已经有精神方面问题,再去提这些事情对他肯定是一个刺激。他说以前当地教会给他提供过帮助,包括给他提供住宿,每个月还给他两三百块钱。他也会在网吧过夜,可能只要五块钱,只能坐着,或者趴在桌子上睡觉。

  澎湃新闻:和他聊天时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卫钊: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经历。他履历拿出来,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顶尖级的,但是他成了一个为温饱发愁的流浪汉。那一刻我就觉得苍天弄人。

  澎湃新闻:视频发出来后有帮助到他吗?

  王卫钊:那个视频发布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复旦校友会的人就联系到我,想提供帮助。我就把位置等信息全部提供给他们,后来他们也就找到了孙博士。我们的本意也是想通过努力给他带来一点改善,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最终我们并没有做到,倒是复旦校友会把这个事情做好了。

  他今天(1月7日)拍的视频(剪了头发,换了衣服)是复旦校友会拍来发给我,让我发布出去的。他们现在解决了孙博士的临时住宿问题,接下来就是要解决他长期的住宿问题。

  澎湃新闻:你这两天有再见到孙东吗?

  王卫钊:没有。复旦校友会的接管后我就没有参与了,但是如果方便,我也愿意把这个事情跟进下去。我不知道孙博士是否有想回国的想法,但他说最大心愿是回归正常的生活,想好好工作,过体面生活。

  (为保护隐私,文中孙东和孙尚为化名)

【编辑:李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