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以“执行六化”深化执行“一件事”改革

发布时间:2024-07-24 21:19:04 来源: sp20240724

原标题:台州:以“执行六化”深化执行“一件事”改革

  ①

  ②

  ③

  ④

  ⑤

  今年,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专题开展“执行变革年”活动,以“执行六化”为抓手,着力打造变革型执行“快车道”,为营造一流营商环境提供有力司法保障。今年1至7月,台州法院执行办案11个质效指标同比优化,首执案件结案平均用时减少4.7天,执行案款平均发放天数下降5.4天,执行标的平均到位率上升8.2个百分点,实际执行率上升13.9个百分点,执行到位标的增加7.6%。

  “执行六化”

  打造团队配置新格局

  小王经营了一家模具公司,前些年欠债后,公司和他都成了被执行人。后来,小王咬牙还清了全部债务,摘掉了失信的帽子,可今年申请贷款时却还是卡了壳:银行查询到了小王的执行案件信息,要求小王提供法院的结案证明,才能同意小王的贷款申请。时过境迁,当时法院开具的结案证明早已不知去向。“还能找到办案法官补开吗?会不会要很久?”事情不复杂,但小王很是担忧。

  小王赶到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执行事务大厅,诉求管理岗的工作人员在核查他的案卷信息后,当场为他出具了结案证明,前后用时不到5分钟,小王的问题迎刃而解。

  这即是黄岩区法院通过自行研发的执行接待模块,用一根网线串起“当事人—接待岗—执行员”,实现涉执诉求闭环管理所带来的“超快感”。执行大厅设置专门接待岗,对当事人的诉求进行繁简分流,简易诉求由接待岗当场办理,复杂繁琐的诉求则在线分类流转至实施团队或其他岗位办理。

  “涉执诉求闭环管理模式提升了‘执行一件事’集成改革成效,实现诉求有人管、案件及时办、效果有监督、办结有回应。”黄岩区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王晓波表示。今年以来,该院已办结当事人涉执诉求509起,结案平均用时下降19.1天。

  今年以来,台州中院在全市法院大力推进组织架构规范化、事务办理集约化、业务流程协同化、系统应用智能化、人岗相适专业化、市域执行一体化的“执行六化”,打破实施部门、综合部门、监督部门的界限,组建实施团队、警务团队、事务团队、监管团队。执行干警以各个专业化团队成员的身份在执行指挥中心架构下开展工作;员额法官被安排在实施决策和监督管理岗位;法官助理、司法雇员等被安排在专业化事务岗位;法警不再作为执行案件承办人,法院成立司法警察执行警务中队,实行编队管理、派驻使用,主要负责对被执行人和执行财产强制措施的实施。

  “今年初,我们对执行局组织架构及事务集约进行了变革,新成立了首执案件办理团队、终本案件管理团队、指挥中心团队,共有执行干警22人,其中员额法官4人,全部安排在实施决策和监督管理的首执案件、终本案件岗位。”仙居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项翼说。

  今年3月,临海市人民法院与临海市拘留所召开联席会议,深化“执行+拘留”院所联动机制,实现司法拘留与执行和解的有效协同。

  临海市某灯饰公司拖欠员工工资10万余元,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临海法院依法对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屈某实施司法拘留15天。执行法官主动邀请拘留所民警参与协调,劝说屈某主动履行,没多久屈某便联系人筹钱支付了全部工资,也获得提前解除拘留。

  在司法拘留、财产报告核查、车辆司法处置“一件事”等改革成果催化下,台州法院送拘流程线下流转次数从8次以上缩减至1次,扣车时间缩短至1小时。

  多元解纷

  打造案结事了新格局

  “这个案件我参与了执行全过程,一直到深夜两点多钟才结束,虽然辛苦但很有成就感。”仙居县下各镇下张村副主任张亮飞是一名县人大代表,也是“共享法庭执行链”的一名联络员。

  前几日,张亮飞参与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执行。被执行人孙某向王某借款13万元,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孙某用各种手段刻意逃避执行。执行干警在几次扑空后,委托张亮飞摸排孙某可能在家的时间。

  6月8日晚上9点左右,在张亮飞的带领下,执行干警再次来到孙某家中,家里家外多番寻找,终于在邻居家平房后门找到了孙某。

  “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但孙某态度比较强硬,一副随便我们怎么处理的样子,执行干警准备对他进行拘留。”面对不愿配合的孙某,张亮飞苦口婆心地劝说,还邀请相熟的孙某家属和朋友一起来做工作。经过三个多小时的交谈后,孙某终于愿意一次性支付执行款13万元,第二天上午就将钱款当场交付给了申请执行人王某。

  今年以来,仙居法院建立“共享法庭执行链”模式,邀请村社书记主任、当地人大代表协助办理线下查人找物、执行和解等事务,深度融入基层社会治理大格局。

  全市法院一体化统筹推进基层治理,3599个共享法庭提前介入金融贷款、民间借贷、物业费、婚姻家庭纠纷,从源头减少诉讼案件发生。今年1至7月,全市法院一审民商事案件收案62577件,同比下降2.67%。

  林某因民间借贷纠纷向三门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立案执行时,林某在执前风险评估小程序上填写了被执行人张某的基本情况、财产线索等。系统评估张某具有偿还能力及存在自动履行可能,工作人员遂将该案引入执前督促程序,并顺利在三日内将款项督促到位。

  “执前风险评估小程序是三门法院依托‘浙里办’财产报告核查平台,最新自主研发的执行工作辅助应用程序,帮助申请执行人提前预估执行风险,为执行法官开展执前督促、财产调查等工作提供参考线索,提高办案效率。”三门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张凌锋介绍,今年1至7月,该院通过小程序共督促28起案件在执行立案前履行完毕,助力34起案件顺利执毕。

  诉前、诉中、判后、执前各个阶段环环相扣,全市法院多措并举减少案件进入执行程序,今年1至7月执行收案降幅8.5%,连续5年首执案件收案数保持下降态势。

  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为加快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效率,减少程序空转造成的司法资源浪费,探索“和合金融”治理模式,创设“预执废”制度,实现精准执行。自今年2月实施以来,累计对1126人启动执前保全程序,出具《预执废证明》240件,帮助金融机构消化旧存不良贷款2460万余元。

  “对金融机构来说,走传统执行程序需三个月以上才能拿到核销依据,现在仅需一个月即可依据法院出具的《预执废证明》核销不良贷款,处置效率大大提升。”路桥区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夏俏骅说。

  台州中院还建立个人债务清理“立审执破”预立案审查机制,立案阶段即引导当事人申请个人债务清理。今年以来,全市法院共受理个人债务清理192件,涉案标的额1.15亿元,实质性减少诉讼、执行案件1141件。

  数字赋能

  打造强制执行新格局

  “被执行人王某的体检报告出来了,身体很健康,可以即刻送拘。”被执行人王某自称患有疾病,想要逃避司法拘留,玉环市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张荣栋将其带至当地中医院体检,仅仅1小时40分,体检报告就已上传执行“一件事”平台,戳穿了王某的谎言。

  “此前,送拘的被执行人的体检报告一般要半天才能出结果。在当地中医院开设‘警察执法优先通道’后,被执行人体检报告出具时间被压缩至2小时内,极大提升了送拘效率。”玉环法院执行综合科科长袁凡介绍,该院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将送拘所需的法律文书及相关材料架构在执行“一件事”平台上,实现送拘全流程无纸化办公,助力执行工作提质增速。

  近日,黄岩区法院干警前往900公里外的江苏徐州,借助数字化手段,成功查封被执行人名下79套预售商品房。被执行人在多家法院涉有执行案件,名下财产查封情况实时变动,提前制作的法律文书随时可能无法使用。抵达当地后,执行干警根据实际掌握的情况利用智慧执行手机移动端线上制作查封文书,并发起在线签批、异地审批及电子签章,不到3分钟便获得电子版查封法律文书。

  依据数字赋能,台州中院与椒江区、黄岩区、路桥区三家法院建立台州法院市区查控中心,实行线上统一查询、统一查封。在市级层面开通股权、人身保险财产性收益司法处置“一件事”平台,通过“浙政钉”打通线上协助查询、冻结、解冻、过户各环节,股权、人身保险财产性收益查控从1天时间缩短到半小时,查控措施全部系统留痕,既提高了查控效率,也规范了查控行为。

  今年7月,黄岩区法院通过线上平台成功强制扣划被执行人投保的分红型保险产品,促成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执行完毕。

  李某和孙某欠金融机构贷款未归还。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黄岩区法院查实两人名下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但孙某投保了多笔保险产品。法院通过线上执行“一件事”平台向保险公司发出执行裁定书等法律文书,要求保险公司协助执行。次日,保险公司即对孙某的保单进行强制退保,扣划13.4万余元至法院执行款专户。

  天台县人民法院与当地交警部门达成查封车辆“一键扣车”合作机制,在一年时间里协助扣押车辆362辆,有效解决车辆扣押难问题。至今年5月,该机制已在台州全市两级法院推广,融入全市协同执行体系,并实现24小时内协助域外法院成功扣车。

  与此同时,台州中院、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还与台州停车公司建立“停车智能协查”新机制,停车系统对查封车辆自动触发报警机制,以短信方式将停放地点自动发送至法院联络人。该机制建立以来,共发起协查1981辆,触发报警452辆次,扣押车辆218辆,促成案件和解134件,执毕133件,到位标的额1510万元。

  图①:椒江区法院开展百日攻坚专项集中执行活动。

  图②:三门法院执行干警实地走访涉执企业。

  图③:路桥区法院执行干警赴太湖水域扣押涉案船只。

  图④:临海法院执行法官与拘留所民警共同开展调解,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

  图⑤:温岭市人民法院石陈人民法庭执行干警向渔民询问被执行人信息。资料图片

     (记者 余建华 本报通讯员 王先富 朱福森)

(责编:温璐、薄晨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