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淘汰赛提前开启

发布时间:2024-07-26 00:08:38 来源: sp20240726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心脏”,是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竞争力的关键。受新能源汽车快速增长拉动,2023年以来,我国动力电池产业保持了较高增速。前11个月,我国动力和储能电池累计产量698.7GWh,同比增长41.6%。其中,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339.7GWh,同比增长31.4%。

  在保持量的较快速增长的同时,产业结构也不断优化。整车厂加速下场自造电池,产品技术迭代升级与新体系开发并行,市场向头部企业集中,动力电池产业淘汰赛提前开启。

  整车企业自造电池

  12月14日,极氪智能科技发布金砖电池,这是全球首款量产800V磷酸铁锂超快充电池。极氪智能科技CEO安聪慧表示:“从电芯到电池包,金砖电池由极氪全栈自研,并在极氪全新建成的三电智能制造基地——衢州极电工厂生产制造。”

  同时,广汽埃安旗下因湃电池工厂竣工投产,P58微晶超能电芯下线,标志着其全面打通包括上游原材料、研发、制造、电池回收及梯次利用在内的能源生态产业链布局。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表示:“因湃电池工厂将在2026年量产固态电池,钠离子电池、全固态电池等多种电池也将在这条生产线上量产。”

  长安汽车则在今年广州车展上发布电池规划,打造自研电池品牌长安“金钟罩”,计划到2030年,推出液态、半固态、固态等8款自研电芯,形成不低于150GWh的电池产能。“长安汽车电池规划,是公司在新能源‘香格里拉’计划指引下,基于对当前产业发展和技术迭代、打造供应链韧性及可持续性,以及构建产业生态的重要思考,加速向智能低碳出行科技公司转型迈出的坚实一步。”长安汽车总裁王俊称。

  整车厂为何加速下场自造电池?安聪慧认为,作为一家智能电动汽车企业,未来想要形成竞争力,电池是核心基础要素,这也是极氪未来发展的“护城河”之一。

  加强动力电池产业链垂直整合的背后,是整车厂出于产能扩充、供应不足以及降本增效的考量。“低成本、可稳定供应的动力电池对新能源整车企业发展至关重要。”古惠南表示,随着原材料价格大幅下降,今明两年广汽埃安的策略是聚资源控成本。汽车价格战一定会继续,企业应对的关键是保持成本、质量和性能优势。

  虽然车企自造电池已成为产业发展趋势,但在现阶段车企体系的电池工厂要完全满足企业需求或许仍有难度。安聪慧告诉记者,公司动力电池目前主要来自极氪和宁德时代的合资公司。极氪在电池方面有两条路线:一是继续使用宁德时代的电池,二是规划搭载金砖电池。他认为,对于大部分车企来讲,未来仍将通过自产、外购“两条腿”走路。

  “材料+结构”优化创新

  12月17日,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做了一场马拉松式的直播——和蔚来电源管理副总裁沈斐轮流开着蔚来ET7从上海到厦门,不充电、不换电,跑了1044公里,最后还剩3%的电量,刷新纯电动汽车实际行驶续航纪录。

  150kWh电池是这次测试的最大亮点。“过去车企增加纯电动汽车续航最直接的办法是在车上塞更多电池,但蔚来联合北京卫蓝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改进电池材料,让同样体积、重量的电池能携带更多能量,即提升电池能量密度。”李斌说。

  在汽车快速电动化过程中,动力电池技术创新起到了主体推动作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永伟表示,当前动力电池技术创新主要体现在现有体系迭代升级和新体系开发中。其中,现有电池体系的“材料+结构”优化创新是动力电池的突破方向。

  “金砖电池的体积利用率做到了83.7%,超越了当前所有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极氪智能科技副总裁谢世滨告诉记者,为了能在寸土寸金的电池包内放置更多电芯,极氪工程团队对电池包结构进行了彻底改造。与传统设计相比,金砖电池的采样线路总长度缩短了157米,核心零部件数量减少了35%,电池质量能量密度提升了10%以上。

  新体系电池开发是动力电池技术发展的重要战略布局。张永伟表示,钠离子电池具有资源丰富、成本低、安全性高等优势,与锂电池可实现兼容互补;固态电池兼具高能量密度和高安全性,被视为突破传统锂离子电池瓶颈的新一代电池技术。

  行业集中度提高

  今年以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动力电池市场向头部企业集中趋势明显,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排名相对靠后的企业生存压力增大,动力电池行业淘汰赛提前打响。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前11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共49家动力电池企业实现装车配套,较去年同期减少7家。其中,排名前3家、前5家、前10家动力电池企业动力电池装车量占总装车量份额分别为79.5%、88%和97.2%。前3家企业占据近八成市场份额,前5家企业占据近九成市场份额,而前10名之外的近40家企业共同争抢不到3%的蛋糕。

  与淘汰赛相对应的是充斥舆论的动力电池过剩论。“动力电池不是最终产品,产能利用率较低是产业一般规律。”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董扬解释,目前动力电池产品尺寸规格型号较多,一条生产线大多只能对应一种新能源汽车产品。而整车和动力电池需要1.5年至2年匹配认证实验,整车型号与动力电池生产线是相对固定的对应关系。

  董扬表示,考虑到储能电池和出口电池增长速度大于新能源汽车增长速度,可以较快消化动力电池产能;未来几年,动力电池工艺路线不会有大变化,已建产能不会形成浪费,所以目前产能并没有失控。

  如何控制动力电池产能增长过快?董扬认为,我国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产业发展良好,并取得阶段性优势。“但对于有优势的产业如何发展,我们还缺乏管理经验,需要认真实践和探索。”

  杨忠阳(来源:经济日报)

杨忠阳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