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山城女骑手:让梦想之“花”开在飞驰的车轮之上

发布时间:2024-05-18 20:33:28 来源: sp20240518

   中新网 北京10月12日电 题:“95后”山城女骑手:让梦想之“花”开在飞驰的车轮之上

  记者 余湛奕

  “我喜欢花,梦想是想开一间属于自己的花店,我最喜欢的是芍药、洋桔梗和绣球花。”爽朗爱笑的“95后”重庆女孩廖泽萌,是某外卖平台重庆地区的女骑手。

  2019年,廖泽萌从老家重庆合川来到主城区寻找就业机会,因为个人爱好,她找到了一家花店参加花艺师培训并留下来工作。工作之余,她老也闲不下来,总是琢磨着找点兼职以增加个人收入。

  “我觉得,送外卖是一个只要肯吃苦就能勤劳致富的职业,所以,我开始兼职送外卖。再到后来我离开了原先工作的花店,成为一名专职外卖女骑手。”廖泽萌说。

  重庆是一座美丽的山城,但这样的地理环境对当地的外卖员“不太友好”。在山城送外卖,路上复杂的地形是廖泽萌每天都要面对的考验。骑车下陡坡,上弯弯绕绕的连环路,步行爬楼梯、穿天桥,这样的送餐路线显然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每天爬坡上坎的送单40多次、骑行60公里、微信步数2万步以上……这些都是廖泽萌的日常工作,为了保证点餐的顾客可以早一点、快一点吃上热乎的饭菜,她每天都要争分夺秒。

  辛苦不是问题,最担心的还是遇上坏天气。

  廖泽萌回忆,有一次送餐路上遇到大暴雨,导致配送超时。但当她准备好面对责备去敲开门时,点餐的妈妈却对孩子说:“快谢谢阿姨冒雨给我们送餐。”

  这样温馨话加上孩子道谢,让她深深体会到这种被千家万户需要的幸福感、成就感,感受到这就是作为一名外卖骑手的真正价值。

  正是因为这份工作的辛苦与不易,最初选择兼职做骑手时,廖泽萌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每次父母从合川老家给女儿打来视频电话,她总是想方设法地逃避接听。直到后来她又改做了专职骑手,晚上工作时不能接打视频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多,父母逐渐起疑,她才道出实情。

  廖泽萌说,父母更多的还是担心她夜间工作的人身安全问题,但她也安慰父母说,安全不是问题。

  在全国,有8400万和廖泽萌一样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近年来,中国鼓励褒奖新职业青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等获奖名单中,都能见到快递员、外卖骑手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在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越来越多的快递员、外卖员得到了社会更多的认可。

  作为8400万人的其中一份子,廖泽萌的职业自豪感也越来越浓。

  “我是一名外卖骑手,靠劳动自食其力,我还会把我送外卖时看到的风景、遇到的趣事发到我的朋友圈和社交平台上。”廖泽萌说。

  这个年轻爱笑的重庆妹子,不仅在送外卖的道路上找到了自己的职业方向,更是意外的收获了爱情。

  “我的男朋友是在送外卖的过程中认识的。”廖泽萌说,“他有一家小饭馆,我总去那里给顾客取外卖,因为我们俩都是合川人,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了。后来逐渐发展成为恋人。”

  因为知道她以前在花店工作过的经历,也知道女朋友喜欢花,廖泽萌的男朋友会在她的“战车”上插上了一束鲜花,好让女朋友每天工作的路上,有花相伴心情更好。

廖泽萌准备接下一单工作,车头的鲜花是男朋友送的。受访者供图

  除了把自己积极乐观的情绪传递给同行、顾客,廖泽萌还时常铭记要回馈社会、帮助他人。疫情防控期间,重庆曾一度因为外卖运力紧缺,许多市民点的生活物资受到影响。廖泽萌果断放弃居家休息,抱起铺盖就跑了出去,前后十多天里,白天为市民配送蔬菜、药品等物资,晚上就在男朋友的店里搭条凳子睡。

  “虽然辛苦,但有一种被这个城市需要的幸福感成就感。”她说。

  2023年4月,廖泽萌获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当她第一次来到北京领奖时,她感觉“这是我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事”。如今,她又第二次来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作为代表参加五年一次的中国工会十八大,廖泽萌感到“特别荣幸”。她说,回到重庆后,一定会把这次参会时的所见所闻所感,告诉身边的所有人。

  “无论从事什么劳动,都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我相信,一切幸福都需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的,而我的幸福,就是靠一脚油门、一脚刹车踩出来的。”廖泽萌说。(完)

【编辑:李岩】